圆桌|关于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还有哪些好建议?

2019-11-14 08:04:35
浏览:1519

在英国智库z/yen Group发布的“全球金融中心指数(gfci26)”排名中,上海连续三次保持前五名。作为中国大陆排名最高的城市,与纽约、伦敦和新加坡等其他城市相比,上海在建设国际金融中心方面有哪些差距和领域?

10月15日,上海金融发展实验室(shifd)和国家金融发展实验室(nifd)在上海举行“上海国际金融中心论坛”。会议的重点是“金融基础设施和国际金融中心建设”。许多来自金融机构、大学、互联网公司、智库和其他客人讨论了这个话题。

什么是“短板”?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房地产金融研究中心主任、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金融实验室副主任蔡镇表示,国际金融中心包括三个要素:一是市场导向,二是机构聚集场所,三是科技创新。上海金融市场规模相对较好。然而,上海在制度、财富积累和风险投资方面仍存在一定差距。

复旦大学泛海国际金融学院副院长高华生认为,上海不应该是中国的国家事务,而应该是世界主流商业金融机构的广泛利益需求,才能成为真正的世界级金融中心。“每个人都希望你能成为一个金融中心,每个人都能从中分一杯羹。在这种情况下,你更有可能成为一个国际金融中心。国际金融中心应该为国际市场上的国际资本服务,为国际机构提供舞台。这项服务不仅惠及中国机构,也惠及世界各地的机构。这是国际金融中心。”他说。

高华生说:“纽兰港斜坡本身就是一场战斗吗?伦敦证券交易所的最大受益者包括卡塔尔和美国。HKEx第一大政府是香港政府,第二大股东是美国的摩根大通。这些例子表明,在基础设施建设中,一级交易所不是一个人战斗。它约束一群人通过某些利益为它服务。它的崛起既满足了自己的利益,也满足了他人的利益。”

苏宁银行董事长黄金老认为,尽管中国许多城市计划或声称自己是这样或那样的金融中心,但就融资设施而言,大多数城市不是区域性金融中心,因此它们不是真正的金融中心。在把上海建设成为国际金融中心的过程中,还必须注重强化融资功能,为全球市场主体提供融资便利。

“几天前,我和东京银行的一位专家谈过了。他说,1990年东京证券交易所有125家外国上市公司,但现在不到10家。外国上市公司数量的迅速下降也可以被视为东京为全球市场提供融资能力的下降,这将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其作为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黄金老举了一个例子。

据黄金老介绍,从目前各种评估来看,国内城市金融中心建设取得了明显进展,在世界上仅次于美国。然而,我们有部分纪律的问题。以结算来衡量,的确很大,但从融资功能来看,我们还是需要补上一课。就一些核心城市而言,它们还没有成为国内市场的融资中心,更不用说为全球企业服务了。因此,要继续巩固融资功能,这是建设金融中心非常重要的基础。

在金融基础设施建设方面,黄金老表示,一些外国城市更加重视支付结算功能,而中国相对比较广泛,将更加重视法制和信贷环境。以更加注重信用法律环境建设的《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行动计划(2018-2020)》为例。在某种程度上,我们仍处于这一阶段,而在欧美一些发达国家,信贷法律环境相对完善,无需进一步强调。

“除法律环境和信贷环境外,支付结算系统无疑是最重要的基础设施,包括支付系统、证券存管结算系统、中央交易对手、交易报告银行、各种交易所和平台等。从整合融资功能的角度来看,还需要整合与便利融资和保护融资相关的制度环境和支持服务建设。如资产评估、信用评级和资产处置。例如,上海建立了中国首个金融法院,预计该法院将在促进不良资产处置方面发挥非常好的作用,并将为中国其他城市树立榜样。”黄金老说。

我该怎么办?

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认为,在未来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将进入新阶段的前提下,把握数字经济发展的成果,使这些成果更好地用于金融中心建设是一项非常重要的举措。

连平为上海建设国际金融中心提出了四点建议。一是推进数据要素市场化。完善数据交易法律法规,加快顶层系统设计数据市场化推进指引的制定和发布,明确数据监管的一般规则,注重数据价值挖掘和利用。完善数据市场交易机制,加强数据保护和管理。二是大力推动金融科技发展。加强底层技术研发,进一步完善顶层设计和政策支持,加强科技监管突破,重视金融科技人才培养。三是在大型银行的市场体系中发挥关键作用。将国际金融中心建设成为大中型骨干金融机构和大型商业银行,不仅要成为金融中心的参与者,而且要成为金融体系不可或缺的骨干组成部分,这有利于市场的平稳运行和一系列相关风险的良好控制。在这方面,还需要大型金融机构发展数字经济和金融科技,以促进自身的扩张和完善。大力推进组织结构优化升级,深入参与市场建设发展。积极推进跨境金融业务创新。第四,更好地运用数字经济手段和方法,建立有效的风险防控体系。第一,强调本币的优先地位,防止货币错配风险。防止货币错配影响外汇市场,有利于推动人民币国际化。完善宏观审慎政策框架。

上海全球城市研究所所长周振华认为,与国际金融中心相匹配的金融基础设施需要从制度、技术、社会、市场组织、空间和文化六个方面进行建设。

黄金老建议大力发展银团贷款,使上海成为国内企业的融资中心。

“谈到国际金融中心,每个人都喜欢比较香港和上海。一般来说,香港的金融基础设施较好,国际化程度较高。事实上,从企业的角度来看,我觉得在香港集资也很方便。今年1月,苏宁金融在香港发放了38亿港元银团贷款。今年9月,第二笔20亿港元的跨境银团贷款成功落地。相比之下,国内城市如此大量的银团贷款仍远非如此便利。企业融资便利的背后,实际上反映了香港市场的深度和广度。”黄金老说。

黄金老认为,当我们回到建设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的时候,我们不能忽视贷款市场的发展。大力发展银团贷款等产品,率先成为国内企业贷款融资中心。现阶段,国内企业普遍在许多金融机构筹集资金,但金融机构在信息上互不关联,贷后管理不同步,风险判断不同。在意识到任何危险之前,很容易看到银行抽回资金,企业和其他银行陷入被动局面。如果以银团贷款的形式进行融资,并从质量上改善协调,许多潜在问题可以提前解决。

当然,目前我国银团贷款必须遵循现行的制度要求,有些会对国家融资中心的建设造成制度层面的障碍。例如,对江苏企业的贷款必须由江苏省的银行(分行)发起,不能跨地区发放。然而,如果上海要建设一个国际金融中心,就需要在现行体制和政策上有所突破和改变。

黄金老说,对于一个城市来说,在建设国际金融中心的过程中,金融科技的力量和作用不容忽视,金融科技应该不断发展。从商业角度来看,它在降低成本、提高效率和防范风险方面发挥了良好的作用。从更宏观的角度来看,金融科技也能有效降低金融基础设施的建设成本。


时时彩信誉平台 重庆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江西快3 北京快乐8下注


上一篇:此刻,防空警报正在鸣响!每个中国人都应该铭记

下一篇:深圳地铁5号线二期开通!线路贯穿蛇口自贸区,赤湾可直通前海湾

相关推荐